中欧班列“东通道”出国司机:坚守穿梭“疫”线的400+天

中欧班列“东通道”出国司机:坚守穿梭“疫”线的400+天

  中新网哈尔滨8月9日电 题:中欧班列“东通道”出国司机:坚守穿梭“疫”线的400+天

  作者 杨琪 史轶夫

  严格扫码测温、增加消毒频次、多轮核酸筛查……中国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反复以来,各地相继出台最严措施阻断疫情扩散。

  在中欧班列东部两条重要通道满洲里、绥芬河铁路口岸,却有一个群体,一直执行着最严防控措施穿梭于“疫”线,他们牵引一列列“钢铁驼队”,搭载着机械设备、防疫物资、电子产品、汽车配件等货品飞驰在中俄边境的土地上……

出国司机在作业中。 杨琪 摄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欧班列持续稳定开行。今年上半年,经满洲里、绥芬河铁路口岸进出境的中欧班列累计开行2265列,同比增长41.47%,带动了沿线通道经济快速发展。”每当看到关于中欧班列的报道,齐齐哈尔机务段满洲里运用车间和牡丹江机务段绥芬河运用车间的出国司机们都会与有荣焉。因为挑起陆路运输大梁的“军功章”里,也有他们的贡献。

  如同鲜有人知他们在中欧班列中的作用一样,也很少有人了解他们始终抗疫不停的工作和生活。

  “终于出来了?啥时候进去呀?”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在这群人的生活中。因为国外疫情形势始终不容乐观,他们从2020年4月份至今一直接受着严格管控,算起来已经有400多天:连续在车间集中管理点工作生活一个月,再到当地指定隔离点隔离14天,居家健康管理7天,自由活动时间7、8天,然后进入下一个工作循环。这种非正常的工作生活节奏带给出国司机们比平常更多的压力与辛苦。

出国司机在作业中。 杨琪 摄

  7日,是齐机满洲里运用车间出国司机邢文龙、蔡幼涛机班出乘的日子。21时许,两人从集中管理点乘专车直奔机车。从走路出乘到点对点专车接送,这大概是本轮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带给他们的唯一改变。

  虽然中欧班列从满洲里国门牵引至俄罗斯后贝加尔站的这段路程只有9.8公里,但他们要等到中欧班列在外方换装后,再把空车拉回满洲里站,所以每个往返都要十几个小时。

  尽管天气炎热,但进入后贝加尔,防护服、眼罩、口罩这“平安三宝”还得仔细加身,等待外方工作人员上车检查。“3平方米左右的司机室,和外方工作人员近距离接触,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每次手中都握紧消毒瓶,他们一下车,立即快速喷洒消毒,然后迅速脱下防护服密封到袋子里。就怕带回病毒,那样感觉自己就成罪人了。”邢文龙说。

  谈到“出国”的日子,牡机绥芬河运用车间出国车队出国司机吕亮也打开话匣子。他负责担当绥芬河至俄罗斯格罗迭科沃间跨境货物列车的国际联运任务。

  疫情暴发后,为了防止接触性传播,光是防护用品的穿戴,他们就反复练习了数十次。鞋套、手套、头套、口罩、防护面罩正确的穿戴方式跟佩戴时机,酒精和消毒液的使用方法、调配比例等等更是烂熟于心。要知道争取来的每一分钟、掌握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对安全的保证。

  齐机满洲里运用车间党总支书记宋国庆告诉中新网记者,因为出国司机责任重大,选拔的都是业务能力强、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但这个年龄段也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虽说单位对出国司机群体特别关心,有伙食补助,有心理辅导,有后勤保障,可是离家的日子那么久,他们心里还是装满了遗憾和愧疚。

  “在‘里面的日子’,自己吃再多的苦都没啥,就怕家里有事自己却使不上劲。”齐机出国司机长张晓军感叹道。最让他遗憾的是错过了外孙女的成长:“我走的时候,她才会爬,等我回去她都能走了。”

  “工作职责在这儿,坚持吧!疫情总会过去的!”倾听出国司机们的故事,虽然每人都有自己的苦楚,但他们的话语中却总能透出坚定。(完)

【编辑:苏亦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