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通过港交所聆讯 造车新势力为何’相约’回港?

理想汽车通过港交所聆讯 造车新势力为何’相约’回港?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26日电 (付玉梅)继小鹏汽车完成港股双重上市之后,理想汽车也在加速回归港股。26日,理想汽车通过港交所聆讯,高盛、中金为联席保荐人,瑞银集团为财务顾问。据业内人士透露,蔚来汽车也早有回港计划。造车新势力中概股为何集体瞄准港股?

  理想汽车资料图 中新经纬 付玉梅 摄

  披露新车规划

  理想汽车将寻求作为具有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发行人申请双重上市。据招股书披露的理想汽车最新持股情况,理想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想持股23.79%,可行使投票权为75.74%,美团持股13.23%,投票权为4.21%,王兴个人持股6.76%,投票权2.15%,樊铮持股4.46%,投票权1.42%。

  相较于其它两家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只有理想ONE一款车型,采用的是自研的增程式技术。从理想汽车6月成绩单来看,其在6月交付7713辆理想ONE,同比去年6月增长320.6%,第二季度理想汽车交付量也达到17575辆,均创下纪录。

  理想汽车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对未来产品的规划。其中,理想汽车正在开发X平台,它继承了理想ONE现有的增程式电动汽车平台,并配备了下一代增程电动动力系统。理想汽车计划于2022年推出X平台上的首款产品――全尺寸豪华增程式电动SUV,并于2023年在X平台上推出另外两款SUV。

  同时,理想汽车表示正在大力投资高压纯电动汽车技术,专注于开发拥有超快充电能力的纯电动汽车,或高压纯电动汽车。“我们正为未来的高压纯电动车型开发两个平台―Whale及Shark。自2023年起,我们计划每年至少推出两款高压纯电动车型。”

  理想汽车未来产品规划 招股书截图

  定价方面,理想汽车聚焦中高端价位。“战略性地专注于价格位于人民币20万元至人民币50万元之间。”

  根据过往经验,汽车制造商会定期推出新的改进车型,以跟上市场的步伐。为保持竞争力,理想汽车表示,可能需要比原计划更早或更频繁地推出新车型及对现有车型进行改进。

  不过,在风险提示中,理想汽车称无法保证对理想ONE的改进,亦无法保证推出任何新车型或改进款不会影响现有车型的销量。此外,公司依靠第三方供应商开发及供应车辆的许多关键部件及材料,如果供应遭遇困难,也可能会延迟交付车辆。“我们或会遭遇来自供应商对汽车所使用的原材料或零部件的供应中断,其中若干供应商是为我们提供零部件的单一供应商。”理想汽车称。

  预计2021年亏损继续扩大

  在新车未产出前,大量的研发投入成了压在理想汽车上的一座“大山”。据理想汽车披露,其业绩记录持续处于亏损状态,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分别净亏损人民币15亿元、24亿元、1.5亿元及3.6亿元。

  而理想汽车直言,预计2021年净亏损将继续扩大。“过去录得净亏损、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负,而且尚未实现盈利,此种情况在未来可能还会持续。”

  招股书披露,理想汽车需要大量的资金来进行研发、扩大产能,2021年净亏损扩大的原因也主要是持续投资未来车型的研发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还有生产设施及消费、服务网络的扩张。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的研发费用分别为人民币11亿元、5.15亿元,分别占收入总额的11.6%和14.4%。而理想汽车预计,未来的研发费用还将继续大幅增加。

  理想汽车还表示,将继续投资于理想ONE的产能扩增,扩建常州制造基地、零售门店、展厅、交付及服务中心,以及投资研发工作。而该等投资可能不会带来收入增加,未来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可能再次为负。

  集体回港透露哪些信号?

  除了理想汽车自身的经营情况,其回港动作也受到行业关注。在“烧钱”的造车生死场上,上市曾被视为赢得入场券的重要途径。“蔚小理”则成为造车新势力里率先晋级的玩家。截至发稿,据Wind显示,“蔚小理”三家市值分别为672亿美元、349亿美元、274亿美元。

  而回港却成了这三家中概股的“默契”选择。7月7日,小鹏汽车正式在港挂牌上市,成为港股“智能电动车第一股”。如若不出意外,紧随其后的理想汽车将很快登上港股。此外,蔚来汽车早在今年3月就被多家媒体曝出已在港提交二次上市申请,但因股权问题延误进程。

  如何理解这一趋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新势力中概股当前依然处在亏损烧钱阶段,需要资本支持。A股当前对于亏损期的风险投资偏好不高,而美股当前融资有一些限制,大多数造车新势力虽然在美股上市,但介于长期融资需求,需要拓展融资渠道。所以,港股是比较理想的目的地,不仅仅为了IPO融资,也是为了保留一个融资渠道。

  对中概股回港上市的趋势,广发证券曾分析,一方面,股权结构复杂、外资股东占比较高的中概股私有化退市成本较高;另一方面,若存在VIE架构,中概股采用“双重上市/第二上市”回归A股也面临一定限制。

  “VIE结构”是很多企业为了赴美上市采取的一种模式,指境外上市实体在境内设立全资子公司,该全资子公司并不实际开展主营业务,而是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运营实体的业务和财务,使该运营实体成为上市实体的可变利益实体。同股不同权主要指企业可发行具有不同程度表决权的两类股票,以使管理层获得更多的表决权。

  “但是,双重上市对于上市公司有一定成本,需要管理两地,协调各种制度体系上的冲突,需要报送更多材料,也会遭遇意外的监管,由于区域跨度存在,也需要更多地信息披露。有利之处在于,可以多一个融资渠道,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融资信用风险得以分散。”盘和林称。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所面临的亏损问题,也是“蔚小理”们的普遍现状。2018-2020年,蔚来净亏损分别为114.13亿元、119亿元和53.04亿元,合计286亿元;小鹏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13.99亿元、36.92亿元、27.32亿元,合计78亿元。

  盘和林认为,长期来看一定要实现盈利,品牌才能最终找到出口。“当前资本市场风险偏好较高,源自于全球部分国家和地区实施比较宽松货币政策,但这个情况并非永续,我们要担心一旦周期逆转,这些企业的资金流是否可以长期支持其持续性的亏损。所以,企业要抓紧找到盈利模式,摆脱风险。”

 

责编:海闻